藤县卫生局局长刘羡杰说

2020-11-14 15:08

而与快速增长的病患数量形成对比,藤县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科的人员依旧是按照乡镇中心医院规模进行配置。事发当晚,实际上只有1名护士对198名男性患者进行看护。除了医务人员数量不足之外,医务人员的专业素养,也让人担忧。刘羡杰说:专门精神病院精神科的专业人员不可能来到我们这里,我们都是派人去进修,得了一个职业执照才能够来。

精神病人缘何能暴力脱管?该院副院长胡超元总结了三个原因,分别是病房拥挤、环境差、安保人员缺乏。

记者从藤县宣传部了解到,接下来,该县将进行整改,完善基础设施建设。藤县第三人民医院副院长胡超元也表示,下一步会将病人进行分流,分到梧州、蒙山、岑溪等地的精神病医院。同时,加强管理,尽快增加保安和护工。

在事后的总结中,“医院硬件条件不达标”被认定为发生脱管事件的主要原因。藤县第三人民医院的精神科最早设立于1989年,最初收治的只有十几个病人,直到2010年,医院精神科收治的病人也不过一百多人。但2010年之后,全国开始进行公共卫生筛查,藤县第三人民医院收治的精神病患人数开始激增,目前该院收治的精神病人已经达到300人,已超出了乡镇中心医院的收治规模。藤县卫生局局长刘羡杰说:我们的条件达不到精神病院要求的有康复区和治疗分区。正常的状态是我们收治120人,把传染科改造之后,可以容纳的病人是260人,目前肯定超员。

硬件条件不足,专业医护人员短缺,也决定了藤县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科对病患的救治只能以服药治疗为主,而无法进行更深入、更多元化的救治。这些难题已经困扰藤县第三人民医院许久。

对此,藤县卫生局和藤县第三人民医院都再三表示,藤县第三人民医院收治的精神病人都严格按照程序进行的,不存在违规收治,也没有收治过“被精神病”的人员。胡超云说:“我们的病人都是经过诊断的,比如通过公安协助送进来,都有医学鉴定的,有些没有医学鉴定的,都是家属同意我们诊断的,我们的病人都是通过诊断机构诊断的,不是随便送个人就能进来,这是不可能的。”

这群突然涌出门外的精神病人,让大门就设在藤县入城公路的卫生院人员措手不及。曹超忠爬起来后连忙跑出大门高呼并报警。经核对,院内的192名男性病人中,共有42名病人出走。出走的病人中,有7人曾有肇事前科。他们一旦与普通市民发生接触甚至发生冲突,后果将不堪设想。如最先发难的黄某在2008年无故杀死妻子,经鉴定患有精神病而免予刑事处罚。为此,藤县当地立即组织警力组成多个巡逻组,在县城及沿县城往各乡镇公路上查找病人踪迹。

藤县第三人民医院副院长胡超云近日接受央视的采访时表示:“……那几个病情比较重、就是经过公安系统送进来那几个重症的精神病人跑出去。”引发有“上访人员‘被精神病’后被公安机关安置在此”的质疑。

7月5日晚上7时50分,在藤县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科男病区,一名精神病人黄某突然抱住走向门口的曾超忠。曾超忠说:“他告诉我很长时间没回家了,他想回家,天气很热。”同时,另两人抢走了曾超忠带着的1000元现金和一台触屏手机。房间里其他的六七名精神病人抢走了曾超忠的钥匙后,很快打开三道大门,并快速离开卫生院。此后,数十名病人嚷嚷着“要回家”、“要去凉快”,也快步尾随他们离去。

2012年,卫生部办公厅曾下发关于加强精神病医院安全保卫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级精神病医院和综合医院精神科按照有关文件,科学配备合格的安保人员,制订切实可行的医院安全保卫工作实施方案。通知要求,各级精神病医院和综合医院精神科要制订切实可行的医院安全保卫工作实施方案。要科学配备合格的安保人员,有条件的医院在门急诊、病区等重点部门安装视频监控设施和紧急呼叫系统,确保设备设施完好可用。

据了解,藤县第三人民医院是藤县唯一收治精神病人的医院,目前共有在院治疗的精神病人300名(其中男性病人198人,女性病人102人)。

曾超忠在藤县第三人民医院做了七八年护工,他自认为和病患们关系良好,但就在几天前,曾超忠却被自己看护的病人们挟持。

藤县卫生局局长刘羡杰说,寻找出走的病患没有太大难度。大部分都在周边不远的地方,个别回了家,7月6日7时33分,最后4位脱管病患在梧州市区被找到。

同时,通知还要求各级精神病医院和综合医院精神科针对暴力冲动等高风险患者制订冲动防范预案,在病区要具备针对精神疾病患者自杀、出走、伤人、损物等事件的防范措施。